• 这几日发现的好东西蛮多的 都小巧极了 放在社会这个大平面上觉得真的是色彩如此鲜艳的一笔

    让人羡慕的未曾被打破的梦想 这样一点点的把看似不务正业的某种梦想 慢慢的积累起来

    年轻的时候有很多诱惑 自己都不曾拒绝过 后来倒是会后悔自己曾经的摇摆不定 但是却渐渐发现一个社会特立独行的人越多,天分、才气、道德、勇气就越多。

    原来不安定的生活带来的,远远比安定的生活要多得多。

    每个时代都有思考和不思考的人 而思考总是给庸碌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美好

  •                                                   

    一日一茶一书一阳光                                                                   安写字的地方

    在铅字的茶色之中浸泡自己                                                          Ann‘s Left-hand Cafe

    Ann's Secret Book Collection

  • 人家如果问我,一个人工作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最开始有什么感受,我就要说,最开心的就是晚饭的时候有人喊我去吃饭呐。

    上班跟同事吃午饭总有一种公事公办的意图,反而被喊去吃晚饭倒是有一种可算完事儿了赶紧撒开了欢儿多吃点的感觉。我不是个多愁善感欲语还休的那种女孩子,但是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得矜持得收敛着点。喜欢被人喊去吃饭,喜欢被拉帮结伙的干点什么事儿,所以每当坐在自己身后的李老师折过头来喊一句,“吃饭去不?”我就欢欣雀跃的,但是还得优柔着不表现出来。

    人生当中的很多东西其实拿起来比放下要简单,比如你高等学府毕业的那张纸,比如你显赫的身家,比如你过往的辉煌。你得到的过程越不容易你就越舍不得放下,之后它们就变得越来越重,你也觉得它们越来越重要,于是到哪都要这样表现一下。可是有些东西就是要放下一点点,然后就如释重负,觉得也没什么所谓,再拿起来就会把玩的比别人多处十八般花样来。

    所以很是喜欢被喊这么一声“吃饭去么”。哪怕我的如释重负跟他们都不一样。

    很多时候你的机会不是你自己的勇气得到的,而是别人的善良给予你的。小女子这厢谢过了。

  • 想写东西的时候起名字最麻烦,倒不是无字可取,而是生怕拿出来个庸俗得掉粉渣的名字让人家看着就没了眼缘。这次突然想起来“晚饭经”这三个字,自己觉得欣喜万分。

    所谓“经”都是些没有语调念出来的字字短短,不必修饰,无需演绎,像极了每天晚上家人坐在一起说的话。都是些普遍存在的真理,有时候是应和着新闻联播说出来的调侃,还有就是只能一家人说来倒去的习惯。

    晚饭之前,开始在心里打草稿准备念经。

    父母最爱说的话无非就是,平安,身体,低调,etc。所谓“降低风险”最后特别容易导致丧失发展的机会这种经济道理大多数人也明白。普通家庭出身的父亲母亲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前几日翻出来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父亲没有下过海,母亲没有跳过槽,两个人的照片都是平平常常的小日子的样子,几张父亲在写字台前抑或奋笔疾书,抑或接电话的摆拍,母亲烫着那个年代特有的略微有些蓬起来的卷发,总是一身素色小印花的连衣裙,很是简单。

    那个年代,说不出来复杂的情感是什么。什么不被理解,什么规则,什么特权,什么旁门左道,什么国际化接轨,什么竞争,在他们的生活之中都是平淡着的流淌着的时光,好似打表一样的日子,分分秒秒,规规矩矩,清晰可见。

    有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成长起来了,然后经常说出来一些父母听不明白的话,自己还觉得很深奥很哲理的不断求证推理这,非要说出来个所以然。然后双方都在这片面真理之中乏了沟通的用意,对话也逐渐黯淡下去了。

    后来我就出国了。一个人过了五年。棱角分明,清晰可见。

    后来我就回来了。父母还是那个样子。规规矩矩打卡一样的过日子,出门买东西记得留下小 票,开车不压实线,上班从不迟到,就是偶尔过马路还比较中国式。我才发现,很多我以为自己的”深奥",其实比不过他们点滴的简单朴实。我内心有了种保护欲,于是有时候在讲话的时候会保持沉默。有时候这种保护欲很强烈,就一直都不想说话。

    还是很喜欢五月天,他们唱一首歌叫做《而我知道》,里面有一句词“世界很大,爱情很窄”。我那时候记得深刻,现在我已经知道世界很大,但是未必都能是我的,或者我未必想都要是我的。

    妈妈喊我吃饭了。

  • 2013-04-11

    【笔触】渺小

    从深圳回家了。

    从美国回家已经有了一段日子,依旧漂泊,不过心情却从最初的懊恼转到了现在的安然。

    人只有看到自己的渺小才会满足。我想这句话放在我的生活之中再合适不过了。原来要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充分的努力才可算迈出得踏实。那日被一直敬仰的前辈训斥的时候,内心尽是欣喜的,脑海当中所想的竟然是,我果然没有选择错我应该耕耘的地方。在异国他乡的桀骜不驯,和数次的背水之战,在我的眼前仿佛都有了意义。

    也许是会败的,但至少败得心甘情愿。

    生活应当如此。有多渺小,其实根本不是应当放在心上的忧虑。

  • 2013-02-01

    水至清则无鱼

    今日收到期盼已久的公司的电话,说着congratulations这样的话。突然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回家的路上不断在思考的是自己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回家之后看电视,播放************里面最喜欢的那一集,big跑回来与carrie重逢,二人说是雨云但却都摆脱不掉内心深处的那一丝对于亲密的渴望。小时候看这个片子的时候还不懂得那些心情,现在却全部都了解了,关于爱情的软弱和无助,深知无望却仍旧致意的追求。

    我们好像一直都在等待着什么的小兽,直到被证明的那一刻。突然茫然而不知该如何喜悦。

    "What are you gonna do with your life then?" 才回忆起那些得不到的滋味。原来很美味。

    所以说,人心深处还是蠢蠢欲动的东西多一些。水至清则无鱼。我觉得很美好。很美好。能够得到这些很美好。

  • 2012-11-08

    Something something

    My grandpa told me one thing when I was little, and I felt so lucky that I could still hold it until now.

    " One day you'll understand that it's harder to be kind than clever. Cleverness is a gift, yet kindness is a choice."

  • 2012-11-01

    [To Momo]Red Bean

    漠漠,

    很久没有写字给你,可是记起来你是第一个看我写字的人。很巧的光阴之中,我们都碰巧成了忽然没有人疼爱的人。你的打趣我仍旧记得,杨家女将。呵呵。看起来很美。这句话,怎么翻译过来都不如中文舒服,干脆就把它留在原本的语境之中好了。Looking beautiful. Sounds like a joke in English. Because of this single sentence, I decide not to change the entire context at all.

    来美国之后发现自己最经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后悔。后悔自己做错了这个,后悔自己没有做到那个,后悔自己做出了这个,总之是各种各样的扼腕叹息。想想当时闲云野鹤一般的自己何时变成了这番患得患失的模样,真是造物主书写的有趣的桥段吧。作为我无限亲爱的战友,你是否也有相似的感觉。曾经有朋友开玩笑说,你试试看从一无所有开始。我想人这一辈子估计也不会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吧。我自己还算庆幸,自己可以有过这样子的经历,从那以后,什么有的没的,都是有的。

    不过,这种患得患失倒也好,莫名的开始珍惜起生活来了。于是很多有的没的的人,也都渐渐的淡出去了,于是那些不离不弃的老人儿们,就那么淡然的印着,在自己的记忆里面,好似在证明其他人为何都这么顺理成章的离开一般。也渐渐明了了什么才算是有意义,什么才算是属于自己的,自己肯定自己,自己保护自己,自己给自己做个决定。摆摆手,不曾过于在意逝去的东西,也不会后悔自己不去挽留什么。

    年轻可真好。想想自己以前的奋不顾身什么的。亲爱的战友,我现在尤其想拍拍你的肩膀,然后给你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什么的。在一起的日子好像都跟小故事画一样,带着灰蒙蒙的色彩一点点的播放着,时不时的还有白色的噪声跳出来。如果什么时候我们对于过去的不厌其烦可以推广到对于未来就好了。可惜成熟的人们不喜欢这样,他们喜欢安稳的不变的积累的,他们喜欢事情发生出来很慢的。好像温热的一杯茶,叶片缓慢舒展开的过程,他们有充裕的时间在一边细细揣摩,端详,思考,品味,然后便是等待自己的决定成型。这一切对于曾经年轻的你我来说好像是无法理喻的画面,却逐渐的入侵了你我的价值观,霸占了你我的抉择权。你知道这叫做什么吗,我亲爱的战友?这叫做资本占有。他们拥有太多的东西来阻止我们成为我们曾经认为我们可以成为的那种人。

    然而,我们管这个叫做乖巧。提起这种事儿,我仍旧时不时的委屈一下子。你说有趣不?

    人世间,不离骚。我说这话,是因为你在,是因为你总是在。所以我不害怕会怎样。你不怎么有创新意识,所以就爱说话重复,也不爱跟不怎么亲近的人相识太多,所以就都推到我这里来了。我就听呀听,小时候不懂这原来叫做洗脑。所以至今为止,我还是对于你说过的一些事情言听计从的,比如什么好朋友要一辈子,爱情观要一辈子之类的,并且将之列为理想,不断为期奋斗着。你司令的潜意识一定是从这个时候被训练出来的,所以我是你的兵,战友般的不一般的情谊。

    理想是第一步,之后是什么。我们如何妥协的,本应当在我们身边疼爱我们的那个人又是怎样逐渐逐渐的不让我们随心所欲了。这一切好似都成为无从求证的案件,无证据,无头绪,无理论推导,好似世界之中有一个黑洞,把它们都吸走了。那个黑洞,是叫做现实么?

    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们假装不在意,继续一面做着自己,一面假装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我们也被吸过去。

    你知道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什么么?有一天某一个人跟我说,“我就知道”。原来不仅仅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所以我就恐慌了。原来大家都知道。原来大家都在被吸过去。亲爱的战友,你说,我们这场仗还在打么?如果还在打,还能胜么?或者,我们要做的就是手拉手,肩并肩,一起被吸过去。然后笑着说,我们还是在一起,不管怎样,经历了就是了。

    我不知道了。

    何为赢,何为输,何为现实。

    至少,你告诉过我的那些理想,我仍旧记得。人世间,不离骚。

  • This is the happiest thing that I have ever heard in the past 7 years!!!!! 

    YAY!!!

  • 2012-10-31

    Yep

  • 2012-10-31

    Rose of Time

    当守门人沉睡 
       你和风暴一起转身 
       拥抱中老去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鸟路界定天空 
       你回望那落日 
       消失中呈现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刀在水中折弯 
       你踏笛声过桥 
       密谋中哭喊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笔画出地平线 
       你被东方之锣惊醒 
       回声中开放的是 
       时间的玫瑰 
       
       镜中永远是此刻 
       此刻通向重生之门 
       那门开向大海 
       时间的玫瑰 
       
       -- 北岛 

  • 我在恶心的世界里,寻找一个像你的人
    在每个想你的夏天里,等另一种感情
    我在失败的生活里,寻找一个爱我的人
    我的悲伤,浪漫和幻想,不对她说起
    吉他:赵永庆
    弦乐编写:黎乐乐

    我再也不会把自己,愚蠢的交给过去
    我的生活和我的想法,从此相隔了万里
    我整夜整夜地失眠,不是为了和谁再相见
    曾经爱你的每一条街,是我新鲜生活的起点

    我在陌生的感动里,寻找一个像你的人
    就算像过去一样被误解,不快乐又如何
    我在干裂的春天里,寻找一个平凡的人
    她的善良,甜蜜和阳光,陪伴我自己

    我再也不会把自己,彻底的交给一个人
    我的理想就像这黑夜,一分一秒的断裂
    我一天一天地发呆,不是为了酝酿些什么
    真情早已经被他们毁灭,还有什么不能去拒绝

    是否你也在沉默里,寻找一个像我的人
    在每个想我的季节里,和他们在一起


  • 2012-10-28

    Funny Talk Today

    Me :"Negociation is like in a relationship then getting into marrige. Only good relationship leads to successful marrige."

    Goldman, sigh first, "Relationship and marrige are too different..." Sigh again.

    -----------

    I guess that femalism should not be the case in modern society any more. 

    We need Malism!!!!

  • I personally apologize for my last two posts,  one with a video clip and one with one image. How could people think about that they can put one thing out there and feel like so smart and content about themselves! 

    My dad would tell you that "It is Very very Wrong! (Did I raise you up to do this?)" 

    Anyway, just yelling. I am chill. But I actually agree with that. The degree of freedom in a piece of image just loosen up too much space for imagination and opinions. Let's just uniform them into a line and implement some agreements into the readers' brains, then we don't need to bother with debates and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ose kinda time-wasting stuff. One rule rules! 

    We should definitely answer questions and act as if we know what is going on. And we will also need to behave as a person who is highly responsible for the future's development for the society. Because it is what it is, just like back in the Aristotle's timeLife was much easier back then. 

    So, I will stick to words and try to turn it into a habit from now on. 

  • 2012-10-26

    Yep

     

    voltaire

    “History is nothing more than a tableau of awesomeness, sex, scandal, crimes and misfortunes.”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