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几日发现的好东西蛮多的 都小巧极了 放在社会这个大平面上觉得真的是色彩如此鲜艳的一笔

    让人羡慕的未曾被打破的梦想 这样一点点的把看似不务正业的某种梦想 慢慢的积累起来

    年轻的时候有很多诱惑 自己都不曾拒绝过 后来倒是会后悔自己曾经的摇摆不定 但是却渐渐发现一个社会特立独行的人越多,天分、才气、道德、勇气就越多。

    原来不安定的生活带来的,远远比安定的生活要多得多。

    每个时代都有思考和不思考的人 而思考总是给庸碌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美好

  •                                                   

    一日一茶一书一阳光                                                                   安写字的地方

    在铅字的茶色之中浸泡自己                                                          Ann‘s Left-hand Cafe

    Ann's Secret Book Collection

  • 人家如果问我,一个人工作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最开始有什么感受,我就要说,最开心的就是晚饭的时候有人喊我去吃饭呐。

    上班跟同事吃午饭总有一种公事公办的意图,反而被喊去吃晚饭倒是有一种可算完事儿了赶紧撒开了欢儿多吃点的感觉。我不是个多愁善感欲语还休的那种女孩子,但是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得矜持得收敛着点。喜欢被人喊去吃饭,喜欢被拉帮结伙的干点什么事儿,所以每当坐在自己身后的李老师折过头来喊一句,“吃饭去不?”我就欢欣雀跃的,但是还得优柔着不表现出来。

    人生当中的很多东西其实拿起来比放下要简单,比如你高等学府毕业的那张纸,比如你显赫的身家,比如你过往的辉煌。你得到的过程越不容易你就越舍不得放下,之后它们就变得越来越重,你也觉得它们越来越重要,于是到哪都要这样表现一下。可是有些东西就是要放下一点点,然后就如释重负,觉得也没什么所谓,再拿起来就会把玩的比别人多处十八般花样来。

    所以很是喜欢被喊这么一声“吃饭去么”。哪怕我的如释重负跟他们都不一样。

    很多时候你的机会不是你自己的勇气得到的,而是别人的善良给予你的。小女子这厢谢过了。

  • 想写东西的时候起名字最麻烦,倒不是无字可取,而是生怕拿出来个庸俗得掉粉渣的名字让人家看着就没了眼缘。这次突然想起来“晚饭经”这三个字,自己觉得欣喜万分。

    所谓“经”都是些没有语调念出来的字字短短,不必修饰,无需演绎,像极了每天晚上家人坐在一起说的话。都是些普遍存在的真理,有时候是应和着新闻联播说出来的调侃,还有就是只能一家人说来倒去的习惯。

    晚饭之前,开始在心里打草稿准备念经。

    父母最爱说的话无非就是,平安,身体,低调,etc。所谓“降低风险”最后特别容易导致丧失发展的机会这种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