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21

    给母亲。给女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149384792.html

    不知自己为何非要回来,从此又开始了与地球另外一端十二个小时时差的生活。我希望能够霸占我生活的元素开始疏离,而我又开始像一个拓荒者一般开始恍惚的摸索。

    这几日有妈妈陪伴,觉得日子反倒是轻松的,只是成长的这些长久的日子以来,都没有与母亲独处过如此是长久的时光。在被漆成墨绿色的狭小的房间之中,自己已经发育成熟饱满的身体与天生就矮小的母亲躺卧在同样的床上,有时候手臂就这样子伸过去,触碰到的肌肤与体温却是与小时候任何一种记忆毫无关联的。妈妈有时候会笑着说,我果然是老了,皮肤都没有光泽了。我在一边打趣,但却是找不出来一个合适的回应的。

    无法回应到不是因为母亲有怎样的沧桑而感伤,而是有时候真的很想问母亲,你觉得你拥有过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你是否回想过。

    但是从小到大唯一不曾改变的却是倔犟又孤僻的性格,所有的抒情都在关紧的心门的另外一边。 

     

    却是看着母亲的,未曾改变过的生活习惯,未曾改变过的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在她身边,哪怕再怎样宽广,也不过是个孩子。在阅历面前,保持着卑微与谦逊。有时母亲会问我为何总是不会应她,我却说不出来,此时此刻的自己面对母亲已不再如从前,分享所有的生活,包括心仪的男孩子,厌恶的老师,已经是有了自己的秘密自己的生活的半熟的女子,而母亲却一如往昔,回忆着我小时的那些模样。不断的唠叨着我小时弹琴的样子,我小时的伙伴,还有我小时的老师,上学路上喜欢在哪里停留。有时候母亲就那么抬眼看着我,用力的搜寻蛛丝马迹的变化,还有究竟是什么原因。每当这个时候我多想马上转过身去,究竟怎样对爱的人隐瞒,这大概才是世界最难解的题。

    母亲喜欢逛街,喜欢色彩绚烂的格子,喜欢落地窗,还有那些母亲之前那些年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有时候发现自己怎可这般愚钝,难道才发觉这自己已然生活了几般年日的国度,对于母亲来说仍旧是陌生的。带着新鲜的目光游走,母亲有时候说自己会惧怕,我也会惧怕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会带给母亲怎样的冲击,却又偏偏隔着这几年的光阴,若是解释又是要多久。

     

    ----

    两个女子,截然相反,却又是怎样的相似。旅行时,母亲喜欢一个人走得很远,却又要在远处顾盼,找寻我的位置。而我却又偏偏是这般欢喜着的,奔过去,嘴上却又还要说着是“怎么不能自己一个人走呢?”

    孩子,都是孩子,带着坚韧的成熟气,却仍旧只愿拥有的是这广漠世界的角落,便满意。我,抑或母亲,抑或天下安然的女子,也许都是如此。

    所以给女子,给天下所有女子,在这个世界即便再大,也不能伪装真正的自己。愚昧的迎合,只能混沌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模糊不清的生活。一旦自己已经选择了的生活,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都不要再问,取舍已在当初做完,不需现在唯唯诺诺的担忧是否现在有没有多走抑或少走一步。

    最终还是要一直这么鼓着勇气,活着,走着,相信着,直到找到给自己的那个巢,不偏不移的找一个位置给自己,挤一挤旁边那一只,笑笑,然后好好安心的呆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