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01

    提笔不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216009059.html

    每每出游之后,承载归来的都是满心的思绪。现在的生活好似一直都得不到满足,生活得愈久,就愈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瓦空罐,分明过着舒缓的生活却是无法满足的。有时候身边的一切太从容,你便觉得自己摸不透自己的心境了,是动是静,是走是留,抑或是为与不为。欲望是轻易无法管理的东西,有时候被霸占了思维的感觉出乎意料的好,但如若让其掌控了自己的行为,却总是有些悔意。

    生活的样子的确是无愧于当下的自己,却还是觉得委屈了自己身体之中的哪一部分一般。

    不得安宁。

    漠漠对我讲她开始晨跑的事情,觉得可以生活在湖边很幸福。可以放眼看过去很大一片水,然后回过头来觉得自己还能看得到水,那么也就不必在乎自己处于究竟是怎样的乏味世间,怎样的繁复操劳,怎样的八面玲珑。若是我身边也能有那么一大片水,便就告诉自己这是隔绝了的只属于自己的空间。而我想要的,也不过如此。

    所以又回来了,看了海,看了星空,看了无数的前程未卜但是却胸怀志远的年轻人,然后跟自己说,再做一个全新的样子给自己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