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23

    【晚饭经】给父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232015295.html

    想写东西的时候起名字最麻烦,倒不是无字可取,而是生怕拿出来个庸俗得掉粉渣的名字让人家看着就没了眼缘。这次突然想起来“晚饭经”这三个字,自己觉得欣喜万分。

    所谓“经”都是些没有语调念出来的字字短短,不必修饰,无需演绎,像极了每天晚上家人坐在一起说的话。都是些普遍存在的真理,有时候是应和着新闻联播说出来的调侃,还有就是只能一家人说来倒去的习惯。

    晚饭之前,开始在心里打草稿准备念经。

    父母最爱说的话无非就是,平安,身体,低调,etc。所谓“降低风险”最后特别容易导致丧失发展的机会这种经济道理大多数人也明白。普通家庭出身的父亲母亲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前几日翻出来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父亲没有下过海,母亲没有跳过槽,两个人的照片都是平平常常的小日子的样子,几张父亲在写字台前抑或奋笔疾书,抑或接电话的摆拍,母亲烫着那个年代特有的略微有些蓬起来的卷发,总是一身素色小印花的连衣裙,很是简单。

    那个年代,说不出来复杂的情感是什么。什么不被理解,什么规则,什么特权,什么旁门左道,什么国际化接轨,什么竞争,在他们的生活之中都是平淡着的流淌着的时光,好似打表一样的日子,分分秒秒,规规矩矩,清晰可见。

    有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成长起来了,然后经常说出来一些父母听不明白的话,自己还觉得很深奥很哲理的不断求证推理这,非要说出来个所以然。然后双方都在这片面真理之中乏了沟通的用意,对话也逐渐黯淡下去了。

    后来我就出国了。一个人过了五年。棱角分明,清晰可见。

    后来我就回来了。父母还是那个样子。规规矩矩打卡一样的过日子,出门买东西记得留下小 票,开车不压实线,上班从不迟到,就是偶尔过马路还比较中国式。我才发现,很多我以为自己的”深奥",其实比不过他们点滴的简单朴实。我内心有了种保护欲,于是有时候在讲话的时候会保持沉默。有时候这种保护欲很强烈,就一直都不想说话。

    还是很喜欢五月天,他们唱一首歌叫做《而我知道》,里面有一句词“世界很大,爱情很窄”。我那时候记得深刻,现在我已经知道世界很大,但是未必都能是我的,或者我未必想都要是我的。

    妈妈喊我吃饭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