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2

    【Photo】悬在唇沿的雪 -- Catholics - [Notes on AR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37360691.html

    喜欢宗教与孩子和节日的色彩放在一起。

    12月的时候,圣诞树和炉火,如此让人羡妒。

    关于纽约费城这里的教堂,在我看来都不够欧洲的纯粹,只是找一些相关的支线作品上来,也好符合自己的记录。

    Saint Patrick’s Cathedral, Easter, 1941.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 gift of the Department of Local Government, Public Record Office of South Australia.

     

    John Costanza, Italian Festa (La Festa di Santa Lucia), ca. 1960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York , gift of the artist.

    A.D. Fisk, Sister Irene [Fitzgibbon] and Her Flock, c. 1890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Jacob Riis Collection.

    The sachems of Tammany Hall, 1929.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 gift of The Family of Governor Alfred E. Smith.

    安的笔记

    选择这个话题在这里时间的愚人节,其实有一些嘲讽的意味。虽然不在西方文化中成长,但在西方文化里面宗教拥有的比重是我用之前到道听途说所无法摆布的。所谓真正的信仰,或者说全身心的虔诚的信仰其实是一种极端恐怖的力量。并不像仅有的基本翻译书所诠释的那样圣洁和美好,所谓宗教至于东方和西方的区别,对于东方大只可以等同于品行上的熏陶和道德上的归宿,但是在西方甚者可以完全操纵与生活之中。所以关于宗教的争论也更加激烈,很多艺术作品中所展示的对于宗教的歌颂也在现当代艺术的发展过程中演变而成了被攻击或者被不齿的敌方。如果读宗教当做读故事书,带着希冀和感化的心态,抑或带着批判,也未尝不可。

    很多我回避起来不愿谈论的艺术作品,大都是与这样的原因有关。不知多少人看过Leni Riefenstahl的Triumph of the Will。如很多人所说,可算得上是当代最杰出的纪录片,力量和角度,无人可敌。敏感话题,不多做补充。知者自明。不知者无罪。

    如果说诠释,我本天真的相信着,这世界上很多很多的东西都是出于美好的初愿。而这些东西便不可做大,做大了便成为了被外面暗潮来潜移默化引渡的对象。有时候淳朴被称为愚昧,美好被称为伪装。我不知,便也不辨了,只是站在这里淡淡欣赏。

     

     

    分享到:

    评论

  • 嗯,的确是这样,宗教的狂热力量的确不是非宗教环境中成长的人可以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