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5

    【Thought】Deception & Veracity -- 真实与谎言 - [Notes on AR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41042149.html

    这幅图画是来自于Francis BaconThe New Atlantic。(点击可阅读部分内容)

    Francis Bacon(1561-1626)英国哲学家和政治家。

     

    在The New Atlantic中,他以游记的方式描述了一船英国人在航行过程中不小心误入歧途,船只行进入南太平洋的某个地方,却发现了一块世外乌托邦。文章中描述的关于岛上人们生活的形态至今都让很多读者惊叹于Fransic的语言能力。岛上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与现代的方式很相似,一些文章中所描绘的设想在现代社会都已经被实现了,包括基因技术,机器人技术,声控技术等等。

    这种采用这种形态描述历史的形式使得我不禁思考,历史存在的真正意义。究竟是记录历史的人们所应用的主观描述,还是客观叙述,甚至也有可能涵盖了对于未来社会的设想来撰写。

    以这个方式来观察的话,谎言真的是真实的对立面么?还是会是真实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

    Has deception always been the simple enemy of veracity? Is it possible to imagine theories of knowledge in which illusion and deceit are understood as integral to the pursuit of truth?
    --------------------------------------------------

    如果任何艺术抑或文学作品中都会无法避免的描述创作者的主管,那么这些创作者或者记录者本身也就是伪造者,也就是所谓的历史学者。但是实际的历史并没有占据真正的地位,而更被看重的是自身对于已经发生过事件的认识和对于此已发生过事件的预想和期待。
    于是,有价值的历史,或者说是可待研究的历史便被撰写出来,并且提供给后人当做参考的资料,甚至是对于今后的发展的一种指南。但是并没有存在任何真正记录的意义。

    历史的定义在这里,说是延展也好,改变也好,都由原先的记录真实事件,改变为对于当今抑或未来的借鉴和指南。

    So what we all share from the history that we learn is in order to create something worthy for the future and nowadays. It has also become a part of the historical tradition—even though it doesn’t actually happen to be in the record that we hav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