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2

    我为什么要用中文写字◎续,并解 - [O]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43362926.html

    继续上一次的文章之后 在与更多的人讨论之后有了一些新的看法
    却又一些懒惰不太想动笔来改动 也是实在是因为太拙劣了 并不想要改动些什么 所以就重新补充一些上来

    第一个目的是为了重申一下文章的主旨,主旨是关于一种希冀。这种希冀并非简单的在个人利益和民族和国家利益之间的权衡之中,将后者放在前面。这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过于朴素的爱国情怀。我的想法是希望可以更深入一些,就是指那些在先进地区学得知识和技术的人们,其实更重要的是思维和在学习和研发之中所感同身受而熏染到的做事方式承蒙下来,并不满足于仅仅自身收益,而是在缺乏这些东西的地方去散播,惠泽与他人。而这一想法,与国家结合起来之后,便就是民族精神和国家利益了。

    第二个目的是关于上一次提到的美国超前的消费观的解释。其实在美国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里所说的高等教育是指高等文化教育,而并非仅仅是一张简单的文凭,和渴望得到更加进修的机会的人群(这里面包括没有达到高等教育水平的,和在接受教育之后希望自身晋升,和创造价值的两种不同人群),已经慢慢转化了单纯对于物质的消费观念。美国的物价相比于他们的收入水平,在温饱问题上是可以很轻易的解决的,但是对于优等教育(私立学校)的收费却是中等阶级目前很棘手的问题。所以美国人们的消费倾向正在慢慢改变从物质到精神,从物质到文化。这种转变会形成一种很好的良性循环。

    追求精神上的满足,比追求物质上的丰满要实用的多,并且还很环保,呵呵。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可以工作少一些,少一些收入,反而多一些时间去充实自己,这种精神上的舒适,反而会为社会的进步和和谐形成一种良性环境。

    第三个想法是关于货币和金价之间的权衡,或者死货币和任何使用物品之间的权衡。其实这种把货币和物质联结起来的定价方式已经形同虚设,但是这句话并非贬义。反而货币的流通越来越建立在一种有弹性的供应关系和信任机制之上了。这还需要更多的解释和实证来说明。这里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