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2

    关于最近语言丧失症的无力辩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44807370.html

    最近突然发觉自己有一些冷落了写字这一样东西 其实整个人对于自己的情感阀门并没有遏制
    写字这件事情慢慢对我来说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件需要审时度度 每一分即将要脱口而出的心情都要在手掌之中慢慢摩挲一番 往往这其中 心念就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变 于是便也不愿再展览出来了
    发觉实用文子的方式来在素未谋面的另外一群人面前表现自己其实是一件极其理想化和瞬间的方式 这些文字带有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特有的语气 直白的置放在那里 其责任所真占有的份额却是连千万分之一都不到
    写字的人如果固执的将自己束缚于一段自己在特定时刻创作的文字 也是同样的悲哀 为何又能让一段文字禁锢一个人的本性呢

    于是这段日子里面 我拼命的将自己的所有的毛孔打开 尝试只接受而并不反馈 被人冷落在一个角落里面微笑的 被支配
    其实有时候被一些十分强大的思维和表述方式说服 到最后甚至会对自己原本持有的态度进行的改变 也是十分幸福了
    一种被保护和指引的安全感 就让自己沉浸于那些强大的情感之中 任由摆布
    不过好在也不过是一些思想而已

    于是并不想只是成为盛产文字的印刷物
    甚至可以说出 打字的是一只狗 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之后跑掉


    最近发现自己就这样 被一种比情感更加深刻的东西压制着 自己的表达欲望
    那种只是想肃立在遥远的地方带着无法名状的崇敬

    我想比语言更加强大一些的就剩下人的身体了
    那么
    就那样用一种形态诉说 好了

     

    -----

    看了《红高粱》
    觉得原本属于中原这份土地的深沉和朴实 就好像那些百年不曾离去的黄土尘埃一般
    广漠无垠

    这是我无法诉说的情感
    真汉子

    悔过于自己未曾生于那个年代
    那个在一切都绝对限制的年代的人们的思想 是所有现代高速传播着的一切无法替代的
    “只想”这两个字 已经从一种完全纯粹真实的愿望退化到一种谈判的说辞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