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1

    【Reflection】Conlon Nancarrow — Take a Roll - [Notes on AR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45556341.html

    Conlon Nancarrow 1912年出生于T­exarkana, Ark­a­nsas. 青年时曾在Cincinnati音乐学院进修两年,1936年独自出游欧洲,返回后赴西班牙参加二战,与其他参军者目的不同的是,Nancarrow 对于这场战争的期待纯粹的出于对于法西斯对抗。两年后回到美国,Nancarrow却没有从这场战争中看到任何希望。出于对于林肯政治性避难退伍军人的原因,美国政府拒绝为他颁发新的护照。与此同时,在纽约,Nancarrow在战争中撰写的带有极大灾难性色彩的音乐剧再次为他带来了政治上的阴影。1940年Nancarrow被迫逃亡墨西哥城。在那里他得到了第一把由Ampico生产的Marshall & Wendel竖式钢琴,从此开始了他40年的谱曲生涯。

    Nancarrow的作品被认为并不属于人类的弹奏范围之类。他的作品曾经被改编为单人演奏形式,但是大多数都是四手连弹,甚至于需要四个人的共同协作。但是无论怎样,都无法避免的对演奏者也好,听者也罢产生一种机械化的感觉。让人分辨不清究竟是在聆听由人类手指按动键盘组合而成的旋律,还是机械化的作品。Nancarrow 让人不经意的产生一种遐想,究竟这是人类来模仿机器,还是机器来模仿人类。

    他的作品中充满了恼人的重复音符和一本正经的旋律,让演奏者不知不觉的进入一种周而复始的厌倦演奏,但是却在这重复而蹒跚的节奏之中逐渐的寻求到一种和谐和韵律。让人禁不住陷入一种怪圈,一种拿捏不准的频率,在这频率之上则不成,之下则不就。

    好似凡人无法招架的恶魔音乐。

    Nancarrow对于音乐的鉴赏能力和驾驭能力却是无人能及的事实,却对与音乐的创作形式无法妥协。尽管在朋友的良言下,Nancarrow同意偶尔于小酒馆中演出他的作品,但是却始终无法摆脱存在于自己对自身作品完美程度和无法摆脱的存在于人类十指上的束缚力。

    1976年,诗人John Cage为Nancarrow题诗为:

                                  the musiC
                                    yOu make
                                           isN’t
                                             Like
                                       any Other:
                                         ­thaNk you.

    在尝试了几次对于别人要求自己创作更加趋近于人类的作品之后,Nancarrow放弃了。他说: “I’d have to start thinking again: Does the hand reach there? Can it go here? The whole thing. No, no. You know, when I do these things for player piano, I just write music; and the notes go here, there, wherever. I don’t have to think about anything else.” (我只是在写音乐而已,并不是为了演奏,是为了音乐自己本身。)Nancarrow开始制造属于自己的特殊音乐机器,已满足自己所创作作品的需求。

    -------

                                   

     

                                       oNce you
                                            sAid
                                        wheN you thought of
                                       musiC
                                        you Always
                         thought of youR own
                                       neveR
                                              Of anybody else’s.
                              ­    that’s hoW it happens.

     

     

    Nancarrow对于艺术完美程度的不妥协惊人到可以放其人类对于艺术的驾驭权利这一点上来 让人感叹

    有时候却真的不得不感叹慵懒的人类和愈加纯熟的机械化的一切所带来的后果

    甚至对于抽象艺术也逐渐产生了一种消极的看法 是不是因为太过懒惰和急功近利所以用所谓抽象作为理由 放弃了使之完美的手段

    艺术 无从可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