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8

    【自己的字】故事 - [自己的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48637900.html

    人家说手机是不可以放在床头的 安看过那个用对打的手机做爆米花的试验 于是十分害怕某一天她醒过来的时候 旁边的那个男人突然说头痛 然后就好像电视剧里面的样子 安的脸只能隔着玻璃看着那个虚弱的男人的身体 然后他扭过头来看看安 微笑一下 安掉下眼泪来 但是他却连这份声音都听不到 安就那样子失去了他
    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胡思乱想呢 安笑了一笑 从狭窄的单人床上跳了下来
    清晨的时候 安喜欢看自己的腿 不算细窄 但是线条却很直接 看着的时候可以直接把皮肤上的瑕疵都忽略掉 这双腿好像是安每天最早充起来力量的部位 这种暗示性的陈述对于安的大脑皮层很重要
    总是需要有什么东西来打气才可以 真是没用 就算是自己对自己 也要分开成分为两个地方来看 安喜欢用力的嘲笑自己的愚笨 这样的对话一天都要发生很多很多次 开始的时候 安觉得这是聪慧过人的表现 但是后来安只是想把这些思考全部踢开 好好的陷入现实之中一点点 这样子也好让人省心一些
    谁来省心呢
    其实安自己也不知道 就好像是一个站在远处的人 对安说着那些略带迅驰口气的话语 好让安中规中矩的生活 还有在小坏的时候吐吐舌头 能有一些得逞的轻微快意 安知道这个人确实是存在着的 而且让人亲切万分
    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个人嘛
    安总是恐惧会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不同 与很多人不一样 安厌恶出风头 于是便拒绝讲很多话 不管是解释也好 自我介绍也罢 安总是希望自己可以被人一笔带过 然后千万不要再被提起 不都是一个样子么 鼻子眼睛嘴巴和长头发 如果发现有一点点不同 安会拼命的寻找借口 或者制造相似的环境的机会 好像变色龙一般 可以突然就消失掉就好了
    其实有时候安只是想被融合 大概是留学人们的后遗症
    皮肤和眼睛的色彩决定了某种特殊的思维方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