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1

    【自己的字】故事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54481423.html

    安喜欢这样在一且巨大的繁琐和责任感都过去之后简单的写字 手指头在键盘上面飞快的敲打 很恐惧会忘记任何一个很细微很细微的小感受 有时候这样的固执和洁癖成为让安招架不住的压力

     

    这个世界好像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值得注意 就算被扔到月球 安估计也会是一个样子 带着各种各样的爆发力然后不停地炸出来一个一个的小坑

    安会是个让人无法忍受的人么 这些无聊的想法慢慢形成了皮肤至下的小小病状 一点一点的蔓延开开 扁鹊叔叔说了 这是肌肤之疾 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深入之势 安却还是诚惶诚恐 不知所终

     

    思念的感觉其实都是突发起来的 多数是在浴室之中发生的

    安的生活貌似与浴室有一种特殊的关联,在裸露的身体和蒸腾的雾气之中,所有毛细孔被蒸腾开来的感觉。好像身体之中所有存在的一切终于有了某种喧嚣的倾泻,很安静的流淌出来。

    思念的感觉,其实都是突发而来的。安用手指在玻璃上写下“突发”这两个字。突发事件,突发,就好像死亡,打嗝,被下雨打断的聚会,抑或堵塞的卫生间一样。安觉得 自己的生活已经被这样或者那样的突发事件围堵起来,慢慢变得灵活自如。但是却有点像,携带着老茧的关节,充满疏离感的粗糙,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失去的婴儿的肌肤,对于不同事件的理解的敏感能力携带越来越多的误差值。

    化学实验室。安笑了一下。想起来初中时候总会拖堂的老师和关于消失的玻璃棒的冷笑话。他是喜欢讲话的人呢。他是喜欢讲话的。

    安喜欢浴室里面会有巨大的镜子。安不是漂亮的女生,但是却喜欢被人说做漂亮。会觉得身体里面有某些特别隐秘的地方被挖掘了一般。隐匿的。好像神话故事一般,总会有一个英雄才能拔出来的宝剑。这镜子很窄。很窄。

    会被卡住么。某个日子的片段停顿下来了。很突兀。有一些。就好像身体之上的肥肉一般。很突兀。呵呵。安会突然笑起来,对于一些幽默的想法。比如说,嗯。会变胖。呵呵。会么。其实安相信任何行为都是可以消耗卡路里的。有时候不愿意行走的时候就需要拼命的思考。

     

    不知道喜欢上一个女子的男子会是怎样的心态。安对于自己过于细腻的心态也有一些无可奈何,她是离不开人群的那种人,但是置身于人群之中却又会显得孤零零的被冷落着。安的话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好像是七零八碎的串联,无法拼凑成一个故事。所以,之于爱情,安也总会有些另类的小心谨慎。

    打完这一通电话之后,就再也不要打了。

    这样的决定已经是这一年以来的第十几次了。安的生活混乱,没有数字便也不会再有更多的局限。地址和电话都是懒懒散散的放在脑子里面,等到有用的时候再拿出来拼凑在一起,总会造成或多或少的误差。对于某些错误,安最多就是吐吐舌头,然后被人原谅。或者,最重要的是,被自己就这样子原谅了。

    其实打完这通电话,做完这个决定,安还是有些惶恐不安。脑子里面的思绪早已经飞到了很遥远的某个时刻,也许安一个人还想今天这般艰难的踩着雪走在路上,然后再差点滑倒的时候迎面遇见了他,还有另外的女人,当然还会有另外的女人了。然后就如同很多电视节目里面的那样,微笑点头,擦肩而过,还是怎样。安忍不住搓了搓手。有些寒冷。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的大雪了。在以前的家是见不到的吧。很厚重很安静很洁白的雪。

    但是还是做了。有时候决绝并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种不安。现在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好像是对于以后的一种预言。于是就会不安。不安所做的决定,不安所浪费过的时间。

    生, 老,病,死。

    呵呵。为什么总是往坏的地方去想呢。安收拾了房间。很空旷的空间。有时候会显得很孤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