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6

    【阅字】等老了之后再来写 - [Artspirat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nsart-logs/65225420.html

    偶得朱天文,恍如惊闻天人。

    看过此书的人,我敢言绝不会不被其文风所侵蚀。那种刺入骨内的反复纠结,欲罢不能,却又知晓这可能便是封喉的剧毒,不死即元气大伤。

    读的时候,分明是遥遥远远的生活,轻薄的虚构如同一张薄薄的窗纸,只能恍若看到纸后的人影,拖长的失调的比例。与多番错落的背景交织在一起,只消愚弄你的眼睛。但是却还是就那么入戏了,成了这故事里的角儿。这眉眼犀利的勾得人魂飞魄散,却又将分寸拿捏的刚好,只消跟着走便好了,余下莫问。“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等戏罢,想起《梅兰芳》里面一场,轻轻欠身,道一句:“谢谢大家,都别跟着了,我要去扮戏了。” 这魂才惶惶然的散开了。

    很久未读到这样奢侈的字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的文字也够贴切的,第一遍都没读懂,再读才开始了解文意。我想,人们常说理科抽象。也只有见到了大学高度抽象的理科,才能开始体会真正文科的抽象。抽象在各个领域都存在。不敢妄言自己善解人意了。
  • 你的文字也够贴切的,第一遍都没读懂,再读才开始了解文意。我想,人们常说理科抽象。也只有见到了大学高度抽象的理科,才能开始体会真正文科的抽象。抽象在各个领域都存在。不敢妄言自己善解人意了。